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前线视界

几时归去,做个闲人,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■石碾子  

2010-08-06 16:36:31|  分类: 忆海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时候,一到寒暑假,父母便将我送回老家爷爷奶奶处。所以小时候很多记忆都是村子里的。

我老家那个村子不大,周围全是山,我那时觉得那山很高,多少年以后再回去,却觉得那山不怎么高了。小时候村子的记忆很多,很多也都渐渐遗落在脑后,偶尔会看到一些老物,或许才会触景生情,闪起一些记忆来。

那天,因事去栖霞艾山温泉,看到院子里有一个大大石碾子,随手拍了张照片,立即就让我想起了我老家的石碾子。在我们老家,因为村子四周都是山,大抵不缺石头,采石场老家的人叫“石窝子”,也经常从石窝子传来不好的消息,谁谁因放炮被石头砸伤了。那时,正是“战山河”的年代。

石碾子在村子里,有好多,但几乎都是在露天地里,记忆中只有一处,是在屋里,那个屋子也是石头砌成的,门和窗皆是一个大洞洞,没有窗框更没有窗扇,也没有门扇。屋里有两个大大的石碾子,白天我每每从那里路过,总会有许多女人屋里屋外的集了一堆。有时,即便不是来磨面,她们也喜欢聚在那里张家长李家短。

散落于村子里其他几处的石碾子,则都是露天地里的了。谁家要磨粮食,谁家就就近去推碾子,好像磨粮食的时候,总是家家户户都要磨,而不磨的时候,又总是空闲着石碾子。又因为有石碾子的地方,周围空隙都很宽敞,所以这些石碾子处,就成了村人聚堆的地方,一般分男人堆和女人堆。我那时小,从没安顿下来去听大人们都在聊些什么,只间或会看到他们,或扯了嗓门吆喝几句,或闷了头叽咕几句,也都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。而在夏日的夜里,村子里漆黑一团的时候,漫天的星斗闪烁着,那些个男人堆或女人堆还没有散去,静静的夜里能看到男人们吸烟的光亮,能听到女人们开怀的嘻哈。

我还知道,推石碾子是个很累的活,我那时小,貌似还推不动石碾子,而我小脚奶奶却能推的动,一边推一边用一个小笤帚扫,生怕粮食挤碾到地下。那时的记忆里,除了石碾子,还有石磨。石磨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。记忆中,奶奶层用花生,也许还有干辣椒,也许还有别的什么,磨出一种酱来,很香很香,但却不舍得敞开量吃,每顿饭用筷子挑出一点来放在一个小小的碟子里。

多少年过去,农村也鲜见石碾子了。但当我看到艾山的石碾子,真的是触景生情,记忆的闸门一下子就打开,把我拉回童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。尽管,那时很穷,但却很快乐。

也许,那叫穷乐。

■石碾子 - 前线 - 前线视界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9)| 评论(27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